宝宝计划

帳號: @ 密碼:

政府職能轉變迫切呼喚培育“第三方責任機構” ——葉佑新

  • 點擊次數:
  • 日期:2014-02-11 08:40
  • 編輯:
  • 來源:廣州市能源學會辦公室

      十八屆三中全會再次明確了政府職能轉變和強化社會管理的目標任務和要求,明示了社會管治的改革進入了一個更深層變革的新階段。
      一、政府職能轉變〝退位、讓位、補位〞的大背景
近十多年來,我省在中央的統一部署下,各項改革在不斷深化。在政府職能轉變和社會管理改革上同樣取得不少成就。但也應該客觀看到,上述改革的深度仍然不夠,不同領域、不同區域改革進展和成效差異也很大,一些地區和領域,固有的思維方式和工作習慣仍改變不大。主要原因,一是一些地方政府部門還未能完全從主持主導日常具體事務中超脫出來,大小事情集權統攬,導致形成離開政府直接操辦的事宜,連發個通知都欠缺效力,這種現象在不少地方依然屢見不鮮,這是政府(部門)未“退位”所至。另一種情況是,政府對一些微觀性、具體事務性的工作,要求不再直接操控了,而這方面的管理及相關工作,又沒有或找不到合適身份素質的組織或機構及時承擔接替,導致工作和管理上出現了“真空或缺位” 。因此,在職能轉變中,政府該如何“退位” ,退位讓位后,是否需要及時“補位” ,向誰“讓位” ,誰合適“補位”,如何建立“讓位補位機制”,培育“補位能力”,是新一輪深化改革迫切需要解決好的重要課題。
      二、〝第三方責任機構〞是社會管理的重要力量
政府職能轉變后,強化社會管理,需要大力培育民間社會組織。近年,由于社會管理體制改革步伐加快,各行業、專業和不同界別、領域的新的民間社團機構組織有如雨后春筍般地創建產生。在國家新的政策環境下,包括新建與原有的社會組織都同時獲得了新一輪壯大發展的良機。
      在我國,大多數的行業、專業或某一領域的社會組織都有著一種共性的功能角色,就是充當政府與企業、與社會、與行業之間的“橋梁”和“紐帶” 。政府、社會、行業、企業及相關機構通過社會組織這個“橋梁紐帶”的“平臺”進行聯系、溝通和協調。無論這些社會組織的性質、主業取向如何,“橋梁紐帶”的功能都是共性的。而政府部門在職能轉變中,許多“退位讓位”的事務性工作和非決策性管理職能,更需要交由具備有“第三方責任” 素質和能力的機構來接替與承擔。只能發揮“橋梁紐帶”作用的“平臺”,不一定具備“笫三方責任”的素質與能力。在政府職能轉變和社會管理改革中,建立好“退讓位”機制,提前培育發展好“第三方責任”素質與能力,將是這項改革成敗的根本,也是我國全面進入市場經濟的關鍵一步。
何謂“第三方責任” 。 應是在處理具體事務過程中,不直接介入各方利益,能以公平公正的身份處置和行使職能或承擔相應責任。政府退出市場,不直接參與非決策性的社會事務性管理、行業性專業性管理后,往往更需要培育具備這種素質能力、身份和具備社會責任意識的機構去接替政府及相關部門處置有關事務。可使管理不至缺位。
      當前的改革迫切需要培育大批具備“第三方責任”素質與能力的機構,這類責任機構可選的目標很多,應根據不同需要而確定。如要物色綜合性(承擔多項協調職責)的職能委托,應著重考慮在優秀的社會團體組織中培育這類責任能力的機構,會是一種較好的選擇。
怎樣的組織或機構可具備“第三方責任”能力呢?首先這種素質能力的基礎是社會責任意識,其行為的出發點、著眼點、立足點是以維護社會公共利益,整體利益為追求目標,能以公平公正的處事方式處置專業、行業、界別或相關領域的業務或協調相互間利益關系事務。他不必是政府的派生機構,但其公平公正性能受各方認同,他能夠以行使社會責任的意識和素質能力承擔政府或社會委托,協助政府協調和處置相關行政事務。這種機構原則上不參與經營性業務,也不應把有償服務作為主業,必要的有償服務需嚴格規范控制,嚴守“裁判員”而非“裁判與運動員”兼融之身份,以保持其公平公正的性質、立場與地位。具備這樣素質與能力的〝第三方責任〞機構需要我們長時間的培育、物色、考察和打造。
       政府職能轉變,市場經濟發育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政府職能亊務在某些領域的逐步退出,要注意“先育后出” ,“先補后退” “先予后取”的原則,即對承擔責任的相關機構應是提前培育打造,讓其提前具備接替責任和事務相適應的素質能力,而且應是先給予必要的大力支助扶持,讓其盡快發展壯大,這時,政府的“退位讓位” 就完全是“水到渠成” 了。否則,政府部門的許多工作,將導致出現不是“越位介入”,就是“缺位管理” 。目前,在我們許多黨、政部門,對迫切培育和如何培育“第三方責任機構”的問題上是缺乏足夠認識的,甚至在操作上往住為其帶來不少傷害,導致了這個領域工作的不少缺陷,也至使政府職能轉變的改革帶來不少困難和阻力。
        三、“多管齊下”培育打造新型社會管理責任機構
如何培育發展綜合型“第三方責任機構” ,我認為主要應從四個方面著力:一是人才支持,二是財力扶助,三是授權委托,四是加強自律與監督。應著力把發展比較健康、優秀,社會責任意識較強,以公共、公益事務為主業,不參與行業經營與競爭活動的社團機構與組織,作為重點培育發展的對象。
      人才支持。人才是事業的基礎,具備承擔“笫三方責任”機構的社會組織,更應充實相關高素質人才,這是市場發育的需要,是社會管理改革進步的需要,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轉型的迫切需要。這類機構和組織,迫切需要大量社會責任意識強、宏觀視野廣、相關政策較熟悉、既懂得政府和社會運作要求,又相對了解行業、專業及企業訴求,既懂政策也有較強的協調組織實施能力和工作魄力的人才。這類人才在社會,尤其在黨組織和人事管理部門中資源十分豐富,關鍵是如何制定相關合適的政策與措施,把這類人才引導到這些機構與組織中,使其更好更有效發揮積極的作用。現行政策不利于這類人才向“第三方責任機構”流動。目前,大量具備上述素質和能力的人才,擠留在政府及相關部門,真正的作用和能力未能充分發揮,造成大量人才浪費,機構庸腫,導致重大事情往往決策效率不高。人才管理、人事制度的改革與創新,關系到中國全面深化改革的成敗。要摒棄傳統意識和固有觀念,掃除種種用人“關卡”和阻力,把大量擠留在黨政機關部門的有能力人才,盡早盡快引導到“第三方責任機構”,參與社會、行業管理,有利于政府職能轉變,有利于社會管理及市場化的發育,有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有利于各類人才智慧的發揮與充分利用,可謂利黨、利國、利民、利事業。
      財力扶助。“笫三方責任機構”協助政府履行了協調社會公共事務的職責,其身份與角色不允許其更多參與經營性、競爭性活動,尤其是行使綜合型職能的“笫三方責任機構”,其行使社會責任的角色性質,更需要公共財政資源的大力支助扶持。過去,對具備這種素質,行使這種責任的機構,由于對其缺乏足夠的重視、扶助和支持,不少這類的民間機構已紛紛夭折在成長發育的過程中,或不得不迫使其“轉變身份”,尋找經商生存途徑,嚴重影響、損傷了自身的公正形象和責任素質,導致了我國社會中不少“第三方責任機構” 發育“殘疾畸形” ,失去了行業凝聚力、號召力和社會公信力。政府和社會應在這種教訓中醒悟過來。“欲取先予”, 離開長期大力的扶持,一個優生的時代產物也難以健康的發育成長,更難壯大發展。因此,改革需要我們有意識地物色、培育、考察、篩選優秀的社會組織成為“第三方責任機構” ,并在財力上給予足夠的支持。政府應通過大量的任務委托、購買服務、專項補助、扶持發展資金等多種形式途徑,對相關社會組織,尤其是承擔〝第三方責任〞的機構與組織給予更多財力資源上的扶助支持,幫助和促進其不斷增強素質能力,改善運行條件,提高管理水平,積聚發展后勁。要徹底扭轉過去習慣了的〝先做事后付錢,多做事少給錢,做完事種種原因不給錢〞的苛刻做法。避免長此下去會把這些機構迫上“絕路”和“歪路”,這是政府和社會管理之“大忌”。
       授權委托。政府部門在職能轉變中確需進一步創新觀念和意識,痛下決心,切實“放權、放事、放人”。以政府改革帶動社會改革,以政府的職能轉變,促進社會意識、運行管理模式、人才流動、價值取向等方方面面的轉變。在政府的職能轉變中,要把原來大量的,由政府處置操辦的,微觀性、操作性等非決策性事務,盡可能委托、分包、轉移出去。關鍵在于委托于誰,授權于誰。由于上述相關事務多為公共服務性質,其政策性、公平公正性、規范性、合理合法性的要求較高,不便隨意交予一般性機構,或以經營活動為主業,商業化行為性質較重的公司或機構去承擔。因此,十分需要在各相關行業、專業、領域,有意物色、培育、打造一大批社會責任意識強,能從競爭性經營業務中脫穎出來,逐步具備社會、行業公認,處事公正,有一定社會責任素質和能力的相關機構或組織去承擔。優秀的社會組織要把承擔維護社會公平,行業、專業共同利益責任,作為組織發展的重要追求目標,去提練自己的責任素質與能力。政府及各有關部門在職能轉變改革中,要把大量行政性業務、事權、職責、有關協調職能等,根據各類業務的不同性質與特點,殷別授予不同的相關機構和組織,并以“多管齊下”的支持、幫扶、推動的方式,通過長期不斷的努力,從不行到行,逐步打造出一大批素質優秀,影響力、協調力、工作能力強的“第三方責任機構”。這類機構普遍壯大、成長、發育成熟之日,就是我們的改革真正獲得成功之時。
      加強自律與監督。“第三方責任機構”只有在扶持中才能壯大,在強化自律和監督下才能健康發展成長。作為肩負“第三方責任”職能的機構,尤其要在三個方面加強自律,自覺接受社會監督。一是“意識、方向自律” 。要培養樹立高度的社會責任、公共利益責任,而不是自身利益、小團體利益意識,要成為共同利益的倡導者、維護者和協調主體。應把這種意識和精神完全溶入組織的日常工作與相關業務活動中。同時,自覺接受社會監督,逐步培育形成公平、公正、公認、可信的社會形象和地位。二是強化“財務管理自律” 。要完善和嚴格規范財務管理,建立健全各項財務制度并強化執行監督機制,杜絕不正當的經營行為和滋生腐敗行為的發生。使財務管理成為自我約束接受監督的一面“明鏡” ,一堵重要的防腐屏障。三是經營自律。有“第三方責任”職能的機構,尤其要注意不應涉足于與自身身份相違背的經營活動。不應參與同本行業、本專業同行進行經營性競爭活動。要嚴格規范控制有償服務。嚴控參與經營竟爭而有損自身的公平公正的身份和形象。政府有關部門、社會各界、相關行業組織也應在上述領域,加強對這類機構的支持和監督,形成有效的考察、考核、監管和監督機制。
       相信,經過長期有意識的支持培育、嚴格的自律與監督,一定能打造出一大批社會公認,形象素質優秀,辦事和協調能力卓越,為政府、為社會、為行業信得過,所接受的“第三方責任機構” 。這時,政府的職能轉變,社會管治的改革與提升,將會帶來水到渠成的可喜局面,我們期待這一天能夠早日到來。
                            2014年2月  

 作者是:  廣州市節能協會名譽會長  
                 廣州市設備管理協會會長  
                 廣州市能源學會會長
 

相關閱讀: